<output id="ptffj"></output>
<form id="ptffj"></form>
<address id="ptffj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ptffj"><form id="ptffj"><nobr id="ptffj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ptffj"><address id="ptffj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ptffj"></address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address id="ptffj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tffj"><nobr id="ptffj"><meter id="ptffj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相關動態 > 消防文化

        在追夢的道路上努力奔跑

        來源:  瀏覽 30647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/06/01

          單位旁邊有一個工地,工作累了的時候,我會趴在樓道的窗臺處,看著天空和遠方,休息一下因長時間盯著電腦屏幕而酸脹的眼睛。自然的,也會看到那個工地。年前大雪那一陣兒,以為工人們可以休息了,卻發現他們在寒風中縮著膀子一排排站在簡易房的屋檐下——在十多層的高樓上遠眺過去,他們就像一群在寒風中站在高壓線上瑟瑟發抖的小鳥,不知道在悵惘著什么。
          我站在溫暖的辦公樓里,失神的望著工人們因寒冷而凍得潮紅的臉色,久久不能平靜。
          我的父親也像工地上的工人們一樣辛苦,他是一名礦工,每個月只回家一次。幼年時期的我,經常聽母親問我,“是覺得自己爸爸有本事,還是姨夫有本事(姨夫是一家企業的管理人員)?”我總是訝異母親為什么會問我這種問題——當然是自己的爸爸更有本事了!我還說出了“充分”的理由:我的爸爸會修漏電的電線,會修漏雨的房子,會把簡單的蔬菜做得噴香,還會用廢舊的鐵塊給我換小花傘……而姨夫呢,只會黑著一張臉,鼻孔朝天,指揮別人!每當父母聽完我的回答,都會露出欣慰而羞澀的笑容。小時候我不懂那笑容的含義,直到上了高中才逐漸明白母親當時的“忐忑”——她是擔心稚嫩的我會嫌棄“小小”的家,嫌棄“弱弱”的父母。那時候的父母親,正值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已然深刻體會到了生活不易,他們為生活的重擔所累,使出全身的氣力,靠著微薄的薪水,為父輩的身體擔憂,為兒女的前路籌謀。
          去年年底,網上有一篇很火的文章《對不起,爸爸沒本事》,看得讓人心酸淚目,依稀記得文章里有一段話“家財萬貫的父母,只有少數,更多的是普普通通的父母。他們起早貪黑地工作,一點一點掙得的錢,都成為了孩子口中飯,身上衣”。文章是由一個電視劇人物形象感慨而來的——有才華有能力的年輕醫生一直沒有得到晉升機會,他把這個怨憤發泄在沒有后臺、沒有能力的賣面條的父親身上。電視劇冗長細碎,但確實是現實寫照——太多的年輕人把自己的“不成功”歸咎于父輩的“不給力”。
          我一直覺得最讓父母心寒的,不是自己的孩子“沒本事”,而是孩子嫌父母“沒本事”——孩子長大埋怨父母給的太少,其實不是父母沒本事,而是父母把所有本事都給了孩子。
          工地上的父母們,何嘗不知道辛勞,何嘗不想休息,可是他們能做得也許只是靠著結繭的雙手、靠著摩紅的雙肩、靠著泥濘的雙腿,一寸寸扎著鐵絲,一包包扛著水泥,一米米丈量著工地,用沾滿血汗的薪水,支撐小家庭的生計,支撐著大家庭的夢想!
          “夢在前方,路在腳下。自勝者強,自強者勝”。也許我們的父輩們無法用語言描摹出這樣的道理,但是他們用行動踐行著這樣的真知——我們都是追夢人,在前進的道路上努力奔跑。
          我已到而立之年,是一名匍匐在政工工地上的“搬磚工”,雖然并不十分明確自己的去向是哪里,也不太明晰自己的遠方在何方,但我會像工地上的父母們一樣努力,埋頭苦干、搬磚砌瓦,蓋一棟新的“房子”。
        上一篇: 打造警營文化墻 傳遞公安正能量
        下一篇: 江漢路消防救援站:創新“三推三帶”黨建模式 提升支部建設能力
        版權所有 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
        網站備案編號:鄂ICP備19002019號-1
        奇米欧美日韩无